简体 繁体

来信人:徐星 来信时间:2018-07-18 处理状态:已回复

标题: 唐方违纪
内容: 举 报 信
尊敬的领导:
迟迟未动笔,因举报的相关涉及我现在的丈夫刘兴,刘兴多次砸家,勒我脖子,家暴甚至抛弃我们母子离开家庭阻止我实名举报,但是我还是鼓起勇气实名举报如下:
我先生刘兴原在西部矿业任三个分公司的董事长,2009年,他毅然辞职回到家乡韶山报批筹建韶山陵园项目,但奔波两年多都毫无起色,迟迟不得获批,因陵园项目本是较有利润的从严审批项目,刘兴及其团队为此几乎弹尽粮绝。
后在饭局上经人引荐认识了听说可以摆平一切的唐方,酒过三巡,唐方要求当时醉酒的刘兴单独送她回家,唐方和刘兴说她离异后一直是一个人,只要当地多个领导需要,唐方随叫随到满足其性需求只要刘兴愿意,性贿赂唐方,唐方就有本事帮刘兴打通各方关系,让陵园项目审批成功!唐方有特殊的生理需求,刘兴被逼在那晚的车上为唐方舔其下体,被要求咬唐方阴唇至高潮为至,唐方当时和刘兴说她和各领导都是正常的性器官摩擦,唐方本人很难高潮,只需刘兴愿意随叫随到,给唐方舔通泰,舔舒服,舔满意了唐方就愿意协助刘兴用她自己的肉体贿赂关键领导打通关节,唐方和刘兴在唐方和有关领导发生关系时拍下照片威胁其为刘兴取得了韶山陵园的审批同意书。
据刘兴说陵园项目获批后,刘兴通过内部股东股权转让了部分股权,获得了一千两百万的现金。从那一刻开始,公务员唐方开始同意和刘兴正常性交,并蓄意准备怀孕希望奉子成婚,而刘兴和当时的发妻因长期两地分居性生活自然冷淡,而第一任妻子彭登红为刘兴只生了一女,刘槿彤,刘兴想再生。一个儿子,彭登红要求刘兴付伍佰万她才生,刘兴遂决定如果唐方怀有男孩就与发妻彭登红离婚和唐方结婚,于是刘兴和唐方从半地下的偷情发展到和普通夫妻无异的同居,但因唐方此前和多位领导发生关系,又不知道孩子父亲是谁,多次打胎而至难受孕,多方求医问药,(可察唐方医保记录,一个单生的女公务员开的都是帮助受孕的药)终于怀上了,他俩到香港查了胎儿的性别为男孩后,刘兴向当时的妻子彭登红提出离婚。
彭登红提出几百万的离婚赔偿,刘兴是个很小气的人,平时给彭登红的家用也只限一份有限的工资,在我们婚后更是一分家用都不付,由我独自承担,但唐方手上握有刘兴审批陵园项目的把柄,刘兴无奈只能前后给唐方买40多万的红色丰田车(现已被唐方变卖换成mini宝马车)和一套湘潭市岳塘区通苑家园6栋二单元050305的跃层住房,当时刘兴是一次性九十万元支付(现变唐方怕被彭登红起诉要回故意贱变)和一套登记在唐方母亲名下的湘潭市雨湖区桃园新城的经济适用房及许多贵重首饰衣物等(这期间是刘兴和第一任妻子彭登红的婚姻有续期间,如果这不属于脏款,那刘兴的赠予有一半本应属于其发妻彭登红),唐方要挟刘兴花十万元买通刘兴当时的手下蒋斌(手机号:13989003422)和当时未婚先孕的唐方领了结婚证,骗领了准生证(湘潭市卫生局有档案登记),后唐方一再要挟相逼,刘兴答应了彭登红的要求,办理了离婚手续,并赠给第一任妻子彭登红,房、车、现金几百万(详见离婚协议书)唐方在怀孕期间性欲依然旺盛要求刘兴继续每晚为其舔下体至高潮,刘兴怕行房让胎儿受损一直拒绝,未行房一次,引发唐方的怀恨。
让人毛骨悚然的是唐方的怀恨化成了可怕蓄意谋杀,先于2014年1月20日哄骗刘兴购买了高额死亡险(刘兴死后百分之百受益人是唐方),在明知刘兴要长途开车出差时在汤中放了安眠药,导致刘兴在长途行车中几次差点睡着命丧黄泉,刘兴有次准备出行,但太困临时返回家中,撞到唐方和现任湘潭市城管局副局长的杨贵在车里行男女之事,具体是按吻还是性交当时刘兴没和我说的很清楚,总之是刘兴气的不顾当时唐启骅刚出生几个月,就向唐方提出离婚,至于唐启骅为什么姓唐,是因为唐方背着刘兴一个人给孩子上了户口,要求刘兴给付一大笔钱才肯将唐启骅改姓为刘启骅,刘兴之后对唐启骅的是否亲身也产生了怀疑,要求湘潭市县法院进行了司决鉴定(鉴定书确定了刘兴和唐启骅的亲子关系)尽管唐方为过错方,但戴绿帽子很丢脸所以刘兴一直不对人言且刘兴有审批陵园项目的把柄在唐方处,所以唐方在离婚时又狠狠地敲了刘兴一笔(详见离婚协议书)因孩子出生两年内男方不得提出离婚,所以上面写是唐方提出离婚,至此刘兴在唐方身上前后包括为了唐方结婚而陪付给第一任妻子的总费超过千万,加上唐方越级克夫尽管唐方本人一向善于敛财,刘兴说唐方的工资她几乎不动用(可查唐方几年的工资流水),但刘兴和唐方婚后做啥亏啥,几次生意均失败,刘兴的父亲被唐方气的得了癌症,花费了上百万医诊,所以刘兴赚得钱不仅花完还欠了一屁股债。我和刘兴正常恋爱结婚后怀孕,因刘兴告诉我唐启骅的生育指标落在蒋斌名下,故刘兴给我湘潭县卫计局出具的准生证我末起疑安心养胎,而在我的宝宝出生前几天刘兴的爸病逝了!我一个人进的产房,宝宝出生后接到的第一个电话就是唐方的律师打来的,我才知道唐方要敲诈我付唐启骅的抚养费90万,不给就实名举报我超生!刘兴花了巨资为其父亲买地建陵下葬,而唐方在我月子里敲诈刘兴,刘兴没钱了,唐方就转而敲诈我,甚至敲诈我年迈的父母!而更搞笑的事,这事还和刘兴的亲姐姐刘艳华有关,刘艳华是村里的妇女主任,负责计划生育,工资不高,刘兴的姐姐刘艳华,在得知刘兴获得一千多万元后也数次巧立名目向刘兴要钱,刘兴是个吝啬的人一直没给,刘艳华又和唐方一起参于道路修建竞标的分脏,两人关系甚密,甚至在我怀孕期间,刘艳华受唐方委托要求我打掉肚中胎儿,而刘艳华告诉了唐方我们孩子有准生证一事,故唐方抓住这一点向我年迈的父母进行敲诈,夜夜电话骚扰,甚至还有一个慌称是唐方弟弟实为唐方姘夫的男人打电话威胁我,我不受威胁,后杭州市卫计局录了刘兴和我的口供也进行了处罚,我也交纳了罚金。但保留上诉的权利。
我和刘兴正常恋爱结婚生子却被罚,唐方和刘兴婚外偷情、重婚,领假准生证于2014年3月18日生下唐启骅,明显违反了当时的计划生育条例,又是国家公务员,居然没有一点处罚,反到敲诈不成我就实名举报我!天理何在?
今天,我冒着刘兴和我离婚的后果。才7个月的宝宝。从此没有爹的风险,要一告到底!直到唐方被公正的审判入狱!刘兴威胁我,她不会承认他告的我的一切,包括唐方是多位官员的共享情妇的事实!他还在2018年6月4日晚上10点半家暴、勒我脖子,把我存有证据的手机往水龙头冲消毁证据,有视频录像和西湖区公安局出警报警记录,还说我没证据反而会被冠以诽谤国家公务员罪,但一个母亲的愤怒让我不得不提起了笔,我和唐方至今没见过面,我们婚姻被唐方扰乱,我的家人被唐方胁迫,我的丈夫被唐方弄得惶惶不可终日,我的孩子被唐方搞得失去了完整的家和本该有的父爱,刘兴为了威胁我搬出了家,但我依然坚定地写下这一切事实!相信天理循环的报应不爽,相信您的公正的调查和处置!
 
 
实名举报人:徐星
2018年7月15日
回复 回复单位:市城管局 回复时间:2018-08-07

建议向辖区纪检部门反映该问题

主办:长沙市城市管理和行政执法局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长沙银信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网站统计:
电话:0731-88665965  传真:0731-88665955
备案序号:湘ICP备10009181号-1   网站标识码:4301000029
                    
                        
                        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432号